[全職]葉藍超健康.A(0930首更)

小弟初次在此發文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如題所敘,這是篇葉藍主軸的文,不過其他文中有寫到的cp還有江翔與周黃其他自由心證。

帳號卡自設定擬人。

不定期更新。

如果感到有雷請繞道,僅此防雷。

若以上皆無問題者,歡迎繼續閱讀。

---------

A.

今天睡得太晚,醒來已是午後。

搔搔雜亂頭髮,葉修隨便套了件T恤就拿了電腦戴耳機去。


「葉修葉修你知道嗎就是那個你以前那隻一葉之秋的帳號卡聽說已經被孫翔給搞丟啦!!!」


方才一登錄QQ,葉修就看到了黃少天早些傳來的消息。不過難得一見對方頭像呈現灰階,看來並不在…雖然,也可能是在潛水來著。


弄丟帳號卡?這可是大事啊!

對一個職業圈選手來說,角色簡直就是選手們的生命。這孫翔怎麼就這樣不小心,竟然把一葉之秋搞丟了呢。

連藍雨都知道了,估計輪回那裡早已經忙得雞飛狗跳了吧…皺了下眉,葉修登錄了君莫笑的角色。


===


「大神我回來了…」


此時玄關方向喀地一聲,藍河步入家中。


又是一如往常在打榮耀麼?

藍河聳聳肩,一臉無奈。因為大學最近得期考,結果當時葉修一聽就大手一揮。


「年輕人怎麼能不讀好書盡打網遊?小藍,這幾天不准上榮耀啊,哥可盯著。」


「我只登馬甲行了吧…」


「怎麼登哈?」

葉修從塌塌的褲子口袋裡拉出一串大約十數張的榮耀帳號卡,晃了晃。

「乖,這幾天哥借用一下,小藍安心唸書吧。」


「什麼時候被你拿到的啊!…」藍河淚流滿面。

葉修拎著的那串裡不乏他在神之領域的大號藍橋春雪與第十區的絕色…


結果也只好乖乖讀書。

而葉修也老實不客氣地摸走了自己的筆電玩榮耀,把家裡原先老舊的破主機擱邊去。

藍河在心裡同情了舊主機一把。放下側背包,一望就看見了起居室桌上的早餐還在原處。


好個堅定不移屹立不搖啊。藍河嘆了口氣,這廂大神不會壓根沒步出房門一步吧。


「唉,都多大的人了呀還不會照顧自己,什麼大神嘛…?」藍河一面碎碎唸,一面收拾。

果真是有了親近就沒了尊敬。

自從住一塊之後,葉修就開始了頹廢阿宅般的生活。

每天就只知道開機上榮耀餓了隨便吃累了就睡覺,家裡大小事啥也不管。藍河只好委屈地把所有事都往身上攬…

這對自己來說究竟是好是壞呢,藍河自己都說不清楚。


唉唉。


===


才上機不過五分鐘,畫面就卡死不動了。

葉修好整以暇地點根菸,叼著。

總不可能是當機吧。藍河這筆電據說還是啥最新機種,這會卡個什麼勁呢。


哪知才這樣忖著,屏幕馬上一黑,連顯示電源的小燈都暗了下去。


「…搞啥呢?」葉修挑起一邊眉頭,搔搔腦袋。

擺弄科技產品什麼的葉修可不擅長,藍河還懂得多些。

更別提葉修根本沒有手機。


這麼說來…


「大神!你為什麼今天又沒吃早餐!」正巧房門吱呀一聲,走進來的正是我們可愛的小藍同志,正氣呼呼地叫著呢。


「太晚醒了唄。」已經習慣如此對話內容的葉修隨意地回著,順手抽起帳號卡後向後一躺。


話說葉修醒來之後壓根連下床也懶,直接把筆電給擱在大腿上頭,所以等於是縮回被褥裡想睡回鍋覺。


「還睡!」藍河見狀一個箭步,把筆電壓上後硬把葉修拽出被窩裡邊。


「哥想睡會兒不行麼…」揉了下眼,葉修無奈。


「都下午了,還想睡覺?」放開對方,藍河不滿地說。


雖然眼前這尊大神日夜顛倒過生活慣了,但是自己總是看不慣。


不過…

「大神?你怎麼沒上榮耀呢?」感到疑惑的藍同學舉手發問。


「嘖,你這電腦不給力啊。」指指一邊擱著的筆電,葉修呼了口煙。「才想上神之領域看看呢,誰知道沒戲。」


幹得好啊筆電。如果讓葉修那老不修去晃晃,不知多少人又要風中凌亂。


藍河腹誹完,想起葉修還盯著自己直瞧呢,忙說道:「這不對啊?前幾天我才請曙光幫我灌了掃毒軟件,總不可能中毒吧?」


「我怎麼會知道啊。」聳聳肩,葉修晃了晃手中的「帳號卡」。…


「大神?」藍河突然愣住,眼睛瞪大望向葉修旁邊的床頭櫃。「欸…這個…?」


「啥啊?」葉修疑問。藍河是抽風了麼,怎麼看著自己卻啥也不說?


「……」順著對方視線掃去,葉修終於知道了藍河傻住的原因。


一個看來約莫十三四歲、淡灰色短髮的少年,有些突兀地立在櫃邊。全身上下穿著十足混搭風格的衣著,手裡還拽著一把樣式古樸的銀灰大傘,正扛在肩上。

少年露出高興的神情,先是看了看葉修又瞥了藍河一眼,開口對床上人道:「嗨,老爸,我是君莫笑。」


於是兩人齊齊石化。


「…大神?」藍河一臉不可置信。「這是…這不是你的…」


「…帳號卡唄。」手中的帳號卡不知何時不翼而飛,葉修只好如此解釋。


因為…那少年和榮耀中的散人君莫笑,除了外表以外,根本一模一樣!

帳號卡變成人?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可是就這麼發生在自己眼前,還一臉理所當然地對他笑!


藍河突然覺得自己很累。


精神上。


===


晚飯時間。


鑑於自己的帳號卡變成個小孩的狀況再加上電腦不給力,葉修在難得不碰馬甲的狀況下暫時沒打榮耀。


「老爸!再來一碗!」君莫笑開心的把碗往桌上一擺。

此一舉動引來了藍河一瞪。


「嘖,小聲點兒。」葉修接過飯碗遞給藍河,拍了下少年的腦袋。「沒看你老媽正在生氣呢嗎?」


藍河頓時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

敢情我變成這小傢伙的娘親了嗎!我是男的!是男的啊!


內心吶喊的聲音自然無人知曉。


「嗯!知道了。」君莫笑勾起帶著狡黠的笑意,乖巧地望向正盛飯的藍河說道:「對不起呀…老媽。」


你妹!


藍河忍著想砸掉手裡飯碗的衝動,把碗遞回之後一字一句咬牙說道:「我不是你媽。」


「可是爸爸說是。」君莫笑一臉無辜,「老爸你說是不?」


「不是嗎?」葉修笑了笑,夾了片肉片放進藍河的碗中。「小藍可是哥的頭號保姆呢?這麼快就忘啦?」


「媽蛋…哪壺不提提哪壺啊!…」聽著一搭一唱的一對老小,藍河無奈。

這是什麼情形啊…以後輪流被這兩隻擠兌的話,藍河真心認為總有一天他會腦溢血。


未來堪憂啊…


---


G市,藍雨俱樂部。

「藍河這小子最近都沒有上線?」曙光旋冰問道。

公會辦公室裡難得的輕鬆,大家聚一塊聊著天。


「是啊。聽說是要準備學校的考試吧?看來挺忙的。」系洲想了一下。


「不過下週喻隊要帶隊去打輪迴他們了,藍河應該會趕回來吧?」說話的是筆言飛。


「應該的,黃少的腦殘粉哪次不追著隊跑呢?」曙光旋冰開玩笑。


「哈哈哈哈…」笑聲迴盪在室內。


如果他們知道如今小藍同學的處境,天曉得笑不笑得出來哪。


---


S市,輪迴俱樂部。


戰隊上下總動員,翻箱倒櫃尋找一葉之秋的帳號卡。


不過為了怕有風聲外洩,只有戰隊成員與公會幹部們一同尋找。

雖然事實上消息早已經傳遍整個榮耀職業圈,只差沒上電競之家頭條而已。


「孫翔!真的找不到嗎?」江波濤喊道,他正在找訓練室的馬甲帳號抽屜。


「翻了兩天,什麼也找不著啊!」孫翔回答。

他真的想不通,明明前天才把帳號卡放進自己床頭櫃上,怎麼就不見了呢?


就在這時訓練室的門「吱呀」一聲敞開,周澤楷走入。


「隊長!」江波濤。


「隊長有找到嗎?」

「隊長…」其他人。


一如以往木訥的周澤楷只說了幾個字。


「江…那個…我後…」


「什麼?你後面?」江波濤馬上會意過來,徑直往周澤楷後面一看。


一個十五六歲,陌生的黑銀髮少年,正面無表情地回盯江波濤。但是他身上的裝備,對輪迴的所有人來說都太過熟悉。

尤其是,少年手中握著的矛…正是戰矛,卻邪!


半晌,眾人之中才冒出一句話來:「Cos…這是在Cosplay麼?」


周澤楷搖搖頭,輕輕拉了拉少年進到室內,他艱澀地說:「這…一葉之秋。」


一葉之秋?!


「這?隊長?」方明華懵了。


這是咋嘀?帳號卡成精不成?卻沒料到接著開口的就是一葉之秋。


「帶我去找父親。」少年說。


「父親?誰啊?」很快了解事情始末的孫翔反射性地問。


「葉秋。」少年說完還鄙視地瞟了孫翔一眼,好像是在怪他竟然不知一樣。


「我才是你現在的主人!」孫翔有些惱火。「什麼父親!葉修他只不過是個…」

一葉之秋的右手一施力,戰矛卻邪如針插豆腐一般,把矛尖插進訓練室地面。

可憐的地磚飄出陣陣輕煙還吱吱吱冒起泡兒。


一葉之秋極為不滿。過去葉修被逼著交出自己的時候,眼前的現任主人說了多過份的話?


「放手吧葉哥。看看你的手,居然抖成這個樣子。這樣的一雙手又怎麼能發揮出鬥神的實力呢?還是讓我來吧!我會讓鬥神的名號再度響撤整個榮耀的。你?退休啦!」


越想越火大的一葉之秋面色依舊,語氣卻越發冷騖。


「不准侮辱父親。」少年冷冷地瞪著孫翔,後者嚇得結結實實。「所以,到底要不要帶我去找他?」


眾人你看看我,我瞄瞄你,愣是安靜了好幾秒。


「隊長…」杜明發現周澤楷似乎有話要說。


「嗯。」周澤楷對身高矮他一顆頭的一葉之秋點頭。「…走。」


答應了?現在要去H市?


所有人怔怔地看著。

這是個世界要大亂的節奏麼…

下週即將迎戰藍雨,現在這狀況該怎麼辦呢?


沒有人知道。


===


「大神,下個禮拜是藍雨的比賽。」滅掉夜燈,藍河對睡在旁邊的葉修說道。「明天考完試下課我就直接去S市了,打完之後會在G市待一下再回來。」


「小藍又要萬里長征啦?」葉修在被裡動了動,翻過身來從背後抱住藍河。「又要狠心拋棄哥啊,唉唉哥真可憐。」

當然,手倒是趁機揩起油來,在腰上摸了幾把。


「這…我這禮拜已經空了一周,公會裡還有團要帶…而且…」藍河有些抱歉。

雖然早就不是十區的會長,但是偶爾還是會帶公會成員刷刷副本的藍河,對於擅離職守這事還是有些鑽牛角尖。


「也對,咱們興欣也需要小藍多多關照呢。」葉修說。


藍河一愣,才突然想起十區絕色的馬甲這檔子事。


「大神!還我帳號卡!」藍河叫道。


「你的帳號卡就是哥的帳號卡,哥的就還是哥的,幹啥還呢?」葉修理所當然。


「靠靠靠靠靠大神別鬧啦!」藍河氣不打一處來。


「那麼趁今天早睡,小藍要展現想要回東西的誠意哦。」葉修說,耳邊吐息的熱氣令藍河全身一激靈。


「大神…」

「唉呀小藍,不是早說了辦事前不要喊我麼?…」


兩人越靠越近時,突然冒出一句嘟嚷。


「老爸老媽真是好性致呀!」一臉天真無邪的君莫笑同學。


房門開開,剛剛不知誰沒帶上門的樣子。


「我日啊啊啊啊啊啊!」藍河羞恥地風中凌亂了。


「唉。」葉修不怒反笑地伸手摸摸藍河亂糟糟的頭髮。「主詞用錯了吧。什麼時候輪到你日哥啦?」


「…你大爺你大爺…」藍河淚流滿面。


「咦咦不用管我呀,爸爸媽媽快繼續。」君莫笑「可愛」地說。


但是在藍河眼裡,那生的與葉修八分相似的小臉,此時看來十分可恨。


「我說笑笑啊,你爹我有事要辦呢,小孩子快去睡吧?」葉修一邊戳著藍河氣鼓鼓的臉頰,一面說著。


笑笑?敢情大神還替這孩子取了綽號?

無暇吐槽的藍河只是死瞪著一臉無辜加歡樂的君莫笑直看,似乎是氣到無語了。


「老媽,不要這樣看我嘛…」君莫笑露出害怕的表情,還誇張地縮了縮。「我好怕…」


喂喂,這也太假啦!


「不要以為你是大神帳號卡就這樣子啊啊啊啊啊啊!」羞紅臉的藍河發出大叫。然後往棉被裡葉修懷中一鑽,便不再作聲。


葉修差點失笑,忍的十分辛苦。

雖說被打擾了好事有些不爽,但是看到藍河害羞到躲進自己懷抱,值了。


君莫笑賊兮兮地露出詭異笑容,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一句話弄得一驚。


「笑笑,再不乖乖去睡覺…老爹我就把你送去藍雨。挺不錯的不是?少天鐵定會纏著你問個不停呢。」葉修笑著說。


「呃…」君莫笑露出吃鱉的表情。「老爸,我…我去睡覺了…」


一想到被夜雨聲煩和他的操作者一起吵,光是想像都快瘋了。君莫笑只好乖乖妥協,默默地到客房去。


「小藍還躲著呀?」葉修往被窩裡一看。

懷中人睡得正香。淡淡的笑容,還發出了小貓般的呼嚕,簡直是…

引人犯罪。


「唉…叫哥怎麼睡吶…」葉修苦笑。


一夜無眠。

---

待續。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