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aph]無題(10/1賀文?)

小弟今天趕出來的10/1Nini國慶賀文。

如不嫌棄請下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是灣家國內的全國制服日,出門看到好多妹子穿著高中制服晃悠啊...

前提:本篇不願意涉及政治,只有略微帶過,勿戰大感謝。

---

和風息息,還依稀感受得到夏天的餘熱。雖然說秋天已經到了,天氣卻還是熱得令人難受。

偷閒躲在家不想出門的灣家姊弟,賴床賴的可是毫不客氣。

「姐,今天幾月幾號啊?」近午12點,灣郎敲敲姐姐的房門,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話。

說他難得早起?還不是為了打電動。

「蛤...?我記得前天是9/29號的樣子...」灣娘在床上坐起身。「突然問這個幹嘛...我還想睡啦。」

前天是9月29日,那麼這樣算來今天是10月1日。

10月1日。

啊。

啊啊。

「姐姐快起床啊啊!」灣郎的聲線顫了顫。「今天是老師的生日!完全忘記了啊!!」

「嗚哇啊什麼...什麼!」灣娘本來還迷迷糊糊,想了一下馬上驚醒,連呆毛都炸上天去了。「已經十月了嘛!」

「對啦!」灣郎哀號。

最近實在是太多事情需要煩心了。舉凡北/捷殺人案、高/雄氣爆、還有餿油事件...莫名其妙,簡直像是排隊來訪一樣,難道真是禍不單行嗎?

不知不覺居然已經十月了!

「我們可以假裝我們都忘記了...然後回去睡嗎?」灣娘掩面。

「呃...我覺得上司會抓狂。」灣郎一臉艱難。

雖然與王耀的關係本來就不怎麼好......但是起碼還是會喚聲「老師」。畢竟如果沒有王耀教育,也不知道現在的灣家姊弟會是什麼樣子。

「至少打個電話?」灣娘試探性地問。

「姐姐你要打嗎?」灣郎。

「......」

===

推託了老半天,兩人終於撥通了電話。

「喂?請問是誰啊嚕?」電話一端很快接起。

接著話筒的灣郎對一旁的姐姐露出求救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說不出話來啊啊啊!尤其是聽到王耀的招牌語尾之後,好想吐槽......

『給我好好講,我精神上支持你。』灣娘比手畫腳,一臉幸災樂禍。

『姐姐你...』灣郎快哭出來了。

「喂?有聽到我說話嗎啊嚕?」另一端的迷惑王耀。

是誰打來的呢?

稍早有接到舊連五大家與其他國的生日致電,心情頗好的王耀,這會居然猜不出來是誰撥的電話。

也對,光處理香君與香娘最近的事情就頭大,王耀難得可以放鬆時,根本不願意多做思考。

「老師,是我...」灣郎說,語氣還微微有一絲顫抖。

「......是小洺嗎?」王耀呆了半晌,驚訝地問。

居然是來自臺/灣的電話!而且......

王耀的心情此刻五味雜陳起來。

「對。姊姊跟我想跟你說...祝你生日快樂,老師。」灣郎深呼吸,然後把話筒硬塞給佇立一邊的灣娘。

『幹嘛給我啦!』灣娘馬上想把話筒塞回去弟弟手裡。

『姊姊換你了啦!』灣郎抵死不從(?)。

「真的嗎...謝謝你們啊嚕。」話筒中傳來王耀艱困地擠出的句子。「沒想到你們會打電話給我...」

聽到這句話,灣家姊弟兩人一呆。

「老師,不客氣。反正我們還蠻常接待老師家的人來玩嘛!」灣娘回應,乾笑了下。

「以為你們在今年的事情之後,就不會理我了。」王耀想到前陣子在台灣國內鬧得沸沸揚揚的服/貿與太/陽/花/學/運。

「哪有這回事啊,我們台灣人沒那麼小心眼吧。」灣郎翻白眼吐槽。

「真的嗎?」王耀愣愣地反問。

「真的啦,我們很阿莎力的,是非對錯我們還懂得怎麼分辨,老師不也有老師的苦衷嗎?」灣郎認真地說。

他們真的是這麼想的。問問是不是討厭中國?這是得看事而論的問題,沒有盲目討厭這種事情。

「那,...」王耀。

「嗯?」灣郎。

「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回家...」王耀抓扒電話(?)。

「老師謝謝我們再連絡唷~掰掰~」灣娘一聽馬上呆毛一顫,秒速收線。

「......」灣郎呆了。

「人家做錯了咩?」灣娘一臉無辜。但是眼神透漏著「你敢說錯你就死」的表情。

「姐姐做什麼都是對的...」欲哭無淚的掩面灣郎。

-

另一頭。

「哎呀,怎麼掛電話了哪...」王耀苦笑。

其實他本來是要問姐弟倆要不要回家吃個飯的。不過看來因為句子太敏感而被掛掉了。

唉,世事真是難料啊。就連自己到底已經過了幾次生日也不知道,甚至有點麻痺了。

「...什麼時候,大家才能夠一家團圓呢?」王耀嘆了口氣。

但是這個生日願望,不知要多久以後才會實現呢。

The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