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藍超健康.B(10.03夜更)

B.

大家半夜好,小弟趕好B部分了便馬上更來LOFT。

進階發展的節奏...總覺得藍河河不斷地在胃痛。(作者你。

洗洗刷牙小弟我先睡了(鞠躬

然後防雷依舊再貼一次!

如題所敘,這是篇葉藍主軸的文,不過其他文中有寫到的cp還有江翔與周黃其他自由心證。

帳號卡自設定擬人。

不定期更新。

如果感到有雷請繞道,僅此防雷。

若以上皆無問題者,歡迎繼續閱讀。

-----------

隔天。


寧靜早晨突然出現敲門聲。

不是QQ群的提醒聲,而是貨真價實自玄關傳來的敲擊聲。


「唔…是誰這麼早就來了啊…?」昏昏沉沉的藍河爬起身子,從一旁架上扯了件吊嘎套上後走出房間應門去。


沒想太多就打開門,一望之下…藍河再度嚇醒。


門外站著一位青年以及一個有奇異黑銀短髮的孩子。硬是要描述的話…


「輪迴的周澤楷和…等等!一葉之秋?!」


「…打…擾了…」周澤楷一如往常地寡言木訥。「…他…前輩…?」


藍河呆呆地望著兩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連輪迴的隊長也親自到了?


君莫笑變成人已經是夠令人驚訝的事兒,怎麼又多了個一葉之秋!


這是個什麼世道!


「嗚呃,先…先進來吧…」藍河意識到自己把他們晾一邊去,連忙將兩人請進來。


順手帶上門之後,藍河簡直是以落荒而逃的速度衝進房間。


「大神!起床啦!」藍河叫道,直接一把將棉被掀掉。


葉修不著片縷的身子馬上暴露在空氣中。

藍河臉色一紅。


「小藍啊,你想冷死哥不成?」懶洋洋的聲線。「還是大清早的,想玩玩?」

葉修一臉慵懶地望著著急的藍河,望得後者臉紅如西紅柿一般。


「…大神別鬧啦!」藍河氣呼呼地扭過腦袋。「趕快起床!輪迴的周澤楷在外面等呢!」


什麼?


「小周?他在外面?」聞言葉修一呆,而後失笑。「小藍你跟哥鬧著玩吧?小周怎麼可能知…」


「…前輩?」房門外不大卻很清楚的聲音。


葉修難得無語了。


===


衣服穿好就到了外頭,大家都坐在沙發上。


「你竟然找的到這啊。」葉修一貫的招牌笑容。「小周自己過來的?有事?」


藍河坐在葉修旁邊,一臉戰戰兢兢。


「…有。」周澤楷說,手向身邊孩子一指。「他…要……」


葉修嘟眼一瞧,心裡一驚。

乖乖,這不是…


「父親大人。」一葉之秋跳下沙發,朝葉修走來。


藍河感到心累。


明晃晃銀武戰矛「卻邪」,已經顯示那孩子的身份。

不過…為什麼?

看來葉修也有相同疑問。


一葉之秋知道周澤楷大概不好解釋,決定自己說。


「是我麻煩一槍穿雲的主人帶我找父親大人的。」少年沉聲說道。


「為什麼啊…?」藍河呆呆地冒出問號。


一葉之秋沒有回答。在葉修身邊坐定,少年默默拉住對方的衣角,無語。


「要不要、回去……」周澤楷微微歪頭問著。


少年搖搖頭。


「小藍,你們藍雨下周要和哪家戰隊打啊?」葉修隨口問。


「正是輪迴……」藍河的表情那叫一個無奈。

這下可麻煩了。


正當此時,一個單音階的響鈴。

周澤楷從褲袋裡拿出手機接起。


「…喂?」


「喂喂喂是周澤楷嗎聽說你們戰隊一葉之秋不見啦是真是假啊葉修那老不修聽到鐵定蛋疼不是嗎還有哇--」

一聽就知道打來的鐵定是黃少天。


「我…前輩家裡…」


「為毛這大消息電競之家不報哇真太可惜啦你想想看……哎哎等等等等周澤楷你剛剛在說什麼啊?」


「正在…前輩家,裡邊…」


「周澤楷你忽悠本少吧怎麼可能--」


「少天,你能不能就安靜點兒。」葉修懶散的語調。

聲音不大但是話機另一端可聽得一清二楚。


「臥槽你還真的去找葉修!別跟我說你移情別戀說會對本少負責的不是麼周澤楷你這傢伙--」黃少似乎有炸毛傾向。

不過這對話內容……好像不怎麼單純?


「唉呀,小周你倒真的和少天搞上啦?」葉修促狹的詭笑。


周澤楷沒說什麼,但是俊秀的臉龐卻染上淡淡的紅色。


默,默認?!

藍河的小心靈被震撼了。

敢情這兩位已經……。


完全不敢再動腦的藍河只好找藉口倒茶去。


結果才一進廚房。


「呼哇!老媽有嚇到嗎?」君莫笑小碰友好整以暇地坐在廚房餐具櫃上,歡樂地望著吃了一驚的藍河,雙腳還一晃一晃的。


「…沒有。」覺得很丟臉的藍河根本不想承認。


「明明有,老媽不要傲嬌哇?」


「滾滾滾滾滾滾滾滾!」藍河大叫。半晌問道:「倒是,你在這裡幹些什麼?」


「沒幹麼啊,就只有想做火藥來著。」君莫笑跳下櫃子,朝另一頭瓦斯爐上一指。「我記得需要奶粉酒精還有…」


藍河望了過去。

爐上放滿了一堆瓶瓶罐罐與塑料袋,亂七八糟還被亂開過,地面甚至還有一堆粉末。


於是理智線啪嘰一聲斷了。


「你你你你要做炸藥幹什麼!那是我買的食材!要做菜用的你敢給我亂動,你完了!」藍河氣得拿起一旁的桿麵棍揮下。「給我打掃乾淨!這裡不是給你做實驗的地方!你…!」


「老爸救命啊!老媽發飆啦!」君莫笑連忙招出千機傘一擋,落荒而逃衝出廚房奔向起居室。


「混蛋,別跑!」藍河跟著追了出去,一手棍一手菜刀。

於是沙發上的三位目睹了詭異雙人組的追殺場面。

但…


「老爸救我!老媽要殺我呀!」君莫笑揹著銀傘,往葉修方向衝去求救。


這舉動使坐在一旁的一葉之秋突然發難。

卻邪入手,足一點地直接朝君莫笑胸口上挑,一記龍牙炸出無屬性的炫紋。


君莫笑很快反應。千機傘撐開呈傘盾型態擋住攻擊,另一手在拋砂之後讓傘面向外反折變為槍型態,黑洞洞槍口近距離瞄準一葉之秋。


雙方殺氣騰騰對峙著。幸虧藍河早在兩帳號卡衝突前就停住步伐,否則鐵定被波及,但是自己的怒火並沒有消退跡象。


「不要打架!這是我買的桌子啊--」氣到快說不出話的藍河覺得快要腦縊血了。


周澤楷雖然沒有特別表現,但是看來似乎也相當驚訝的樣子。


「前輩……」周澤楷。


「幹嘛刺我!」君莫笑此時不高興地朝一葉之秋問道。


「你,離父親遠一點。」一葉之秋以十公分的身高居高臨下俯視君莫笑。


「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君莫笑氣呼呼地蹦啊蹦。「你早就已經不算是老爸的帳號卡了吧!」


一葉之秋聞言一愣,卻邪矛尖輕顫了下。


不錯,在葉修交出自己之後,他已經變成現任主人孫翔的帳號。雖說「鬥神」之名依舊存在,操作者卻已經不一樣了。


但是自己依舊奉葉修為,父親。


只因他親手讓自己誕生,而後打下榮耀歷史上最燦爛的篇章。


然而,君莫笑卻用現實打醒他。

打醒自己,那終究是過往花火。


一葉之秋的表情有些黯然,默默地走向周澤楷身邊坐下。


興欣君莫笑,與輪迴一葉之秋絕對不是一路子人。


「笑笑,別說了。」葉修開口。「過來坐好,已經夠了。」


本來還想再說的君莫笑回頭望向葉修略有一絲疲憊的面色,只得乖乖住口在沙發上坐著。


藍河見狀,也只好開始收拾客廳與廚房。


「前輩,君…君莫笑?」電話不知何時已經收起來的周澤楷問。


「對。小周啊,隊上所有人都知道這狀況了吧?」葉修吁了口氣,又恢復成原先懶洋洋的樣子。「孫翔那小可氣的夠嗆吧。」


周澤楷輕輕點頭。

「少天問…說……可是不信。」


居然已經告訴榮耀職業圈最有名的話癆…也幸好黃少天平時瞎扯慣,大家應該也聽聽就算了。


「真沒想到啊,帳號卡居然不知怎地變成這副模樣。」葉修吞雲吐霧。「不過小藍困擾的樣兒也挺可愛。」


「可愛你妹!」藍河方才的一口氣可還沒消去,惡狠狠地回了一嗓子。

「靜點兒。素質呢?」葉修呼出一口菸,一臉輕鬆愜意地瞟向藍河。「這兒還有孩子在,捨得教壞國家棟樑?」

國...國家棟樑......

藍河一愣,然後露出眼神死的表情。

還國家棟樑、國家棟樑你妹啊?再怎麼說這兩位本體都該是帳號卡才對,哪來的國家未來中流砥柱?

藍河已經放棄吐槽了。

於是在很快地收拾妥當之後,老實地坐在一旁聽。

「怎麼?小周,你們完全沒有對策?」葉修自討沒趣,轉過頭來cue了周澤楷。

「...沒。」周澤楷微微露出無奈的表情。「藍、...聯賽,延期?」

是在說與藍雨的聯賽會延期嗎?

葉修想了一會就會意過來,反倒是藍河呆呆地歪了腦袋,如墬五里霧般地臉。

不懂啊不懂啊,到底葉修是怎麼跟面前這一尊號稱「槍王」的無口青年溝通的?

不經意瞥見狀況,葉修失笑。伸臂將藍河同學攬進懷裡,只又冒出一句話來。

「你家副隊沒反應麼?孫翔那小氣得可嗆了吧。」

「嗯。」周澤楷想了一下。

等等啥意思?是肯定還是否定啊?

「果然沒錯。」葉修挑眉。「先是君莫笑之後是一葉之秋,居然都成了這副模樣。難不成是哪種軟件還病毒做的好事麼。」

實在是想不透啊。

「不可能有那種軟件吧大神。」藍河直覺性的說。「估計連系上的教授也寫不出那種程式來吧?」

「隨便猜猜罷了。」葉修說。「倒是哥挺好奇,接下來換誰的帳號卡倒楣?」

此時君莫笑動了動,從沙發上溜了下來。

「老爸,我好像知道是誰來了哦。」少年的笑容很愉悅──不,不只是愉悅,還夾雜了什麼不明地歡快。「好好玩兒。」

好好玩?

「不膩嗎,你們也玩得夠多了吧。」一葉之秋默默地翻起白眼。

「當然不,誰跟你一樣死板啊。」君莫笑做鬼臉。

「誰?」周澤楷不解。

現場其他兩位也都疑惑的樣子。只聽見半啟半閉的臥房裡似乎傳來什麼東西摔倒的聲音,然後一聲吃痛的喊叫。

「嗷!痛啊!」

天,這又是哪位大大。

藍河快速思考了下,然後一臉世界末日。

「大神...你把我的那串帳號卡丟哪兒了......」藍河掩面。

「主臥裡邊。怎...了?」葉修反射性回應,然後突然覺察。

因為帳號卡會變成人,所以現在這公寓有帳號卡的地方就有可能......

「小藍啊,哥恭喜你要當孩子的媽了。」葉修無比嚴肅地說。

「滾滾滾滾滾滾滾滾啊啊啊啊!!」藍河爆炸。放大的音量努力掩飾自己內心的忐忑,卻又不知為何有著那麼一絲期待。

自己的帳號卡到底會是怎樣的?

和自己像嗎?......

其實根本活脫脫是個準媽媽期待寶貝心肝出生的心情。

周澤楷側了側身,也望著臥房的門口。而不負眾望的是,房門吱呀一聲地敞開了。

一個年齡大概不超過一葉之秋、淺藍長髮紮成馬尾的少年,有點呆呆地冒出門口。身上一席東方風格裝束,腰間繫把長劍,十足的小小劍客模樣。

馬上聚了所有人注意力。

「嘖,還真是藍橋?」君莫笑歡樂地晃呀晃。

「哥哥、大哥...」少年禮貌地說道。「還有一槍穿雲的操作者、一葉之秋,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是藍橋春雪。」

「真有禮貌的孩子。」葉修點頭。「但是似乎漏了誰哈?」

一聽見葉修的話,藍橋春雪的臉色一僵。

「選我選我~選我嘛小藍橋~」君莫笑惟恐天下不亂地跳躍起來,深怕藍橋春雪見不著他似地。

藍橋春雪與其說不高興,更不如說是眼神已死地轟出一記拔刀斬。君莫笑歡樂地開傘一躲,極其大而無恥的傘盾擋下了斬擊。

「哎呀哎呀幹嘛一見面砍我呀,對我怨念有那麼高嗎好同志!」君莫笑繼續嘻皮笑臉。

「對!」藍橋春雪氣鼓鼓地準備再次攻擊,銀光落刃。「玩你一臉啊!」

「我說小藍橋,別破壞室內啊,這可不是網遊物件能復原的!」君莫笑一記斜挑,依舊撐著傘盾跑來跑去。

「知道啦!」藍橋春雪怒氣沖沖地喊道。

「大神!這樣下去公寓要垮啦!」藍河想要起身阻止。

「...聽說小孩個性會像父母呢嗎?」這會葉修確正忖著些有的沒的。

「......」藍河已哭。


待續。


评论(18)

热度(18)